幽静的丛林之中,暗红色的泥土上,一只巨大的灰狼尸体横躺在那里,身体之上有着数道空洞,鲜血从中流淌而出。

“唉。”

叶鸿站在灰狼的尸体前不由得一声叹息。

这青背狼王虽说是妖兽,可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免遭毒手,居然没有任何得反抗的任由那两个赵家之人对它下杀手,这种母爱足以令人动容,看来即便是妖兽也是有感情的。

叶鸿将狼崽放到了一旁,沉思片刻后在一旁的空地之上发出了一个大的土坑出来,将那灰狼埋葬好,随后又挖了一个土坑,将那几个赵家之人的尸体也填了进去。

“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叫赵虎的不过是个纸老虎啊,害的我提心吊胆的。”

回想起刚才得交手,叶鸿暗自发笑,原本已是做出两败俱伤打算的他仅仅两招便是了解了那赵虎的性命,这让他很是无语,早知道这几个家伙是面瓜的话他早就出手了,也不至于让那青背狼王死在他们手里。

叶鸿将血腥的场面处理完毕之后,抱起了树下的狼崽,对着来时的路走去。

“咦,这个小狼的皮毛怎么……”

叶鸿颇为好奇的抚摸着怀中的狼崽,只见得这个小东西的后背之上居然是一簇银色的毛发,与那青背狼王相比,它后背之上银毛显得更加紧凑,与周身的灰毛遥相呼应,有一种浑然一体的感觉。

“有意思。”

叶鸿的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的笑容,一想到再过几年之后身边有一只和那灰狼实力相近的伙伴,并且还是由自己喂养长大的,心中不免又多了一丝期待。

再一次来到了那只黑熊的老巢前,叶鸿先是在洞口前仔细的探听了一番,直到半晌过后洞内没有传出任何动静之后,他已是明白,那只黑熊应该是怕自己再找它的麻烦,溜走了。

想到这儿,叶鸿将狼崽放于怀中,从周围找了一块粗壮一些的树干,点燃之后走进了山洞。

山洞之中很是宽阔,与叶鸿之前的那个寒酸藏身之所比起来,这里简直就像一座宅院,只是那凹凸不平的墙壁却是与他之前所处的山洞一般无二。

叶鸿在山洞之中仔细的搜索着,洞内时不时的传来呜呜的风响,他来来回回巡视着却没有什么大的发现,直到山洞的最深处,也就是那黑熊平时睡觉休息的地方,上面厚厚的杂草堆中有着一个古怪的东西丢落在那里,仔细看去是一个圆球状的东西,通体漆黑,看不出是何种材料制成的。

“这是什么?”

叶鸿走到跟前,将那个东西拿起放到了眼前,一股奇特的香气扑鼻而来,沁人心脾。只见在那不知名的球体之中有着粘稠的液体,色泽淡黄,交织在一起。

“蜂蜜?”

叶鸿伸出手指从中沾了一下放入口中,顿时,甘甜的味道在口中弥散着,令他整个人的精神都变的舒畅起来。

“好东西啊,不过……”

叶鸿低下头看了看怀中的狼崽,不由得一声苦笑,若是没这个小东西的话,这蜂蜜自然会留给自己打牙祭用了,可是现在,却只能当作它的食物了,毕竟叶鸿也在苦恼着该如何喂养这只狼崽。

将狼崽放到地面的杂草堆之上,叶鸿躺在一旁,打算好好休息一下,这时,一道奇异的光芒闪烁着,他连忙站起身,顺着光芒的源头看了过去,在不远处墙角正有着一颗闪闪发亮的野草,不停的晃动着。

叶鸿快步走了过去,蹲下身子仔细的打量着面前这株发亮的野草,这株野草看起来与寻常山林之中所见到的那些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奇怪的是它周身不时的闪烁着,散发出淡淡的,清冷的莹光。

不知道为何,当叶鸿的视线望向这奇怪的野草后,整个人都被它所吸引住了,浑身不受控制的轻颤着,就好像好几天没吃饭的饿汉见到面前的一桌上好饭菜似的,他咽了咽口水,伸出微颤的右手一把将之从地上摘下。

“难道又是一株灵药吗,我的运气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野草入手,一股温凉的感觉顺着手掌传入脑中,顿时让他整个人的神经都舒缓下来,不由自主的一声轻吟,随后他将那株野草放在面前,犹豫了片刻,一抬手将之吞了下去。

野草顺着喉咙直接滑入腹中,随后,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瞬间从小腹处蔓延开来,叶鸿的牙齿不停的触碰着,口中呼出道道白气,眉毛之上被一层冰霜所覆盖,他咬着牙坚持着,尽量保持头脑的清醒,可是这个寒流实在是太过强烈,仅仅一刻钟时间不到,他便失去了意识,昏倒在地。

一处昏暗的空间之中,寂静无比,四面如同镜面般闪动着妖异的光芒,叶鸿睁开了眼睛,打量着周围,他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似乎自己来过这里。

“这是哪啊,我怎么感觉这么的熟悉呢。”

站起身子,叶鸿揉了揉还略感沉痛的脑袋,自语道。

“唔,没想到啊,我居然还真的有苏醒的一天。”

突然,周围响起了一道沧桑且充满磁性的声音。

“谁。”

叶鸿猛然间转过头去,可是见到身后空无一人,一股波动震荡传开,如同平静的水面上突然荡漾起波浪般向着四面八方传递开去。

“呵呵,小子,你看不到我的。”

这时,那道声音再次传出,仔细听来,说话之人应该是一个老者。

“前,前辈,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叶鸿有些慌乱,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更不晓得为何那道声音说他看不见对方,虽然他心中暗自猜测,自己之前在梦中所经历的一切好像就是在这里。

“小子,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哪,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儿嘛,嗯……,事情很复杂,一时半会跟你也说不清楚。”

苍老的声音在空间回荡着,让人难以判断声音的来源。

叶鸿倍感无语,这个老家伙竟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莫不是他以为自己是没见过世面的傻小子,任他忽悠不成吗?

“那,前辈,你能告诉晚辈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吗。”

叶鸿一拱手,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恭敬,不管怎样对方是个老者,客气一点总不会吃亏的。

“唔,不错,还算有礼貌,我告诉你吧,这是一件灵宝的空间,至于作用嘛,我想这段时间你应该有所体会的,至于我嘛,你就当作是这宝贝之中的一个寄居者吧,嗯,寄居者。”

老者有些自得的说道,好像他是这里的主人似的,待得话音落下之后,整个空间都安静了下来,原本浮动着的波动渐渐停息,一股压抑的感觉充斥在整个空间之中,仿佛一片死地般。

“没什么,小子,咱们打个商量,怎么样?”

忽然,那道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他的话语稍显严肃。

“商量?什么商量?”

叶鸿好奇的问道,心中暗自嘀咕。

“老夫当年也是响当当的人物,虽说现如今虎落平阳,只剩下这么个残魂在这里苟延残喘,但是我的一生所学,以及毕生的经历和见解都能够帮助你,让你早日成为大陆的顶尖强者,怎么样,动心吗?”

老者抛来的诱惑一下子让叶鸿愣在了原地,但,自小父亲的告诫却是提醒着他: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我凭什么相信你,要是你骗我怎么办。”

“你……”

老者的语气一下急促起来,过了好半晌才再次说道:“小子,你可别不识好歹,想当年我鼎盛之时不知道多少天之骄子,哭着喊着要拜我为师,唉,没想到,你这么个资质愚钝的家伙居然敢拒绝。”

空间中回荡着苍老的声音,只是这言语之中尽是无奈。

叶鸿闻言咧嘴笑道:“是啊,不过就算前辈之前遇到了多少天资卓越之人,可现如今你也没有选择了,不是吗?”

“听得你的意思,对老夫刚才之言并不拒绝喽?”

“那当然啊,前辈自己不也说了吗,在这大陆之上你已经是佼佼者了,有这么个便宜不占,我不是傻子吗。”

“哦?那既然这样,说出你的条件吧,也不用在这里捧杀老夫。”

似乎是听出了叶鸿话中之意,老者直截了当的说道。

“很简单,前辈是何来历,是不是应该先跟晚辈说个清楚呢?”

叶鸿面色肃然,此时的他将刚才的顽皮尽是抛去,恢复了原先那种淡然。

“老夫的来历估计给你说了你也不清楚,实力嘛,也是一样。”

听到这里,叶鸿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老者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在多年之前,我受人邀请去探查一处被封印的遗迹,可是在将封印破除之后老夫见到了里面所藏的东西,一时之间与那人发生了些争执,唉,万万没想到,他竟会下次毒手,从背后偷袭于我,幸好我命大,在那处空间之中侥幸遇到了这件宝贝,这才得以托生,至于其他的等以后有机会再详细和你说明,怎么样,我刚刚的提议你觉得如何啊。”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14.老者 - https://yimouleng.com/2017/11/19/14-%e8%80%81%e8%80%85/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