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说你,真的就这么放心孩子一个人去山中修炼吗?”

陈芳瞥了叶云志一眼,埋怨的说道。

“既然儿子下定了决心,那我说什么也要支持他,再说了,你真以为是他一个人去修炼吗?”

说着,叶云志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

“你是说……”

“嗯,老三前几日便和我说过这件事,虽然我不太同意,可是鸿儿自己愿意去山中苦修,那么一切也就随他了,更何况,他早晚都要出去闯荡,这次便是一个契机。”

“那你也不能就让他这么莽撞的去啊,他才多大啊,即便有人照料,可终究还是个孩子啊。”

陈芳说着,眼泪不由得在眼眶之中打着转。

“行了,你没发现吗,咱们儿子自从那天出事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更加自信了,你知道吗,今天老三告诉我,鸿儿再次突破了,并且和那叶鹏交了手,虽说尽落下风,可是,在这之前,这种事,你敢想吗?”

叶云志想起叶鸿近些天的表现,脸上不由得留露出了一丝欣慰之色。

“可是,鸿儿的进步是不是有些离谱了,会不会……”

“你想说什么,咱儿子的身体出了什么变故吗?虽然我也觉得他修炼速度有些诡异,可是,这些天下来我发现他确实是日日苦修,想来是这么些年养成的习惯一下子开了窍吧。”

“那即便如此,鸿儿一个人去山中修炼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啊。”

陈芳听到丈夫如此一说脸色稍稍缓和,但眉宇间愁容却并未消逝。

“行了,这次正好让他历练历练,男孩子嘛,哪能一直呆在父母身边呢,再说有老三在暗中保护,出不了岔子。”

……

两天后,叶鸿收拾好了行囊,和父母打了声招呼,然后在二人殷切的目光中离开了家,径直朝镇外走去。

“叶子。”

叶鸿走到了镇子的大门口处,忽然听到了一道极为熟悉的声音。

“韩奇,是你啊,好久不见了。”

叶鸿转过身,笑着不远处一个灰袍少年朗声说道。

“嘿,听说你小子被雷给劈了,不过现在看来没什么事啊,我就说嘛,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你小子不会这么早死的。”

那个名为韩奇的少年走到叶鸿跟前用力朝他胸膛的锤了一下,戏谑的说道。

叶鸿一脸黑线的看着面前的少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这家伙,每次说话都这么损,在你们武馆里没少挨揍吧。”

这个叫韩奇的少年时叶鸿幼年时的玩伴,两个小时候没少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虽说长大后有所收敛,不过一想到小时候的那些荒唐事,叶鸿的脸上也不禁流出一丝怀念的笑容。

与叶鸿这个家族少爷不同,韩奇只是安远镇一户普通人家的孩子,父亲是一名灵农,所以自小便在镇中的武馆之中学习,虽说与叶鸿年纪相仿,可是他的天赋极佳,早在半年之前便已是到达了淬体第五层,在武馆之中也颇受重视。

“切,就那帮家伙还敢揍我,我不找他们晦气就不错了,对了,你这是要去哪啊?”

韩奇好奇的打量着叶鸿,见到后者背着一个行囊后疑惑的问道。

“我打算去镇外的山里头修炼呢,听我三叔说那里面有着不少的灵药之类有助于淬体的东西,所以我想去碰碰运气。”

叶鸿解释道。

“什么?你不要命了呀,是,那山中有很多有助于修行的灵草,灵药,可是,就你这淬体第三层的,进去不是找死吗?”

韩奇瞪大了眼珠急切的说道。

“韩奇,我早就不是从前的我了,现在我和你一样,已经是淬体第五层了,虽然进山还会有些危险,但我只是在最外边不会去深处的,我走了,祝我好运吧。”

叶鸿笑着拍了拍韩奇的肩膀,然后转身对着镇外走去。

“这个家伙几个月不见,居然到达淬体第五层了,大白天的,见鬼了吗……”

韩奇望着叶鸿的背影,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难以置信的自语了两句。

从安远镇通向山林的道路是一片广阔的荒地,大风袭来,卷起道道黄沙,叶鸿顶着风沙心里暗自嘀咕着:看来我运气真是够背的,遇上这么大的风,也不知道何时能够到达了。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叶鸿借着夕阳的余晖终于来到了目的地,望着眼前的深山,在那绵延起伏的山势面前,他显得格外渺小,周围不时的传来“呜呜”之声,让人不寒而栗。

叶鸿咽了咽口水,双腿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他有些后悔来到这里了,可是,一想到叶鹏脸上那欠揍的笑容后,他定了定神,朝着山中走去。

天色逐渐变得暗沉,周围寂静的可怕,叶鸿能够清晰的听见自己的脚步声,时不时的有冷风刮过吹动着两旁树上的枝叶,沙沙作响,他一边走着,心里头一阵发怵。

这时,面前不远处有一颗大树,树干近似水缸般粗壮,因为是初秋时节,地面之上有着一层落叶覆盖其上,叶鸿走了过去,一屁股坐了下去,靠在树上,他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明月,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毕竟,这时他自小到大以来第一次离开家门。呼啸的冷风在耳边不停的回响着,叶鸿闭上眼睛,呼吸缓和的休息着。

“喳喳”

鸟鸣声在山林中回荡着,周围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草木香,靠着大树的叶鸿缓缓的睁开了眼,伸了个懒腰,抬头看去,茂密的树荫遮蔽着天空,透过树叶间的缝隙些许阳光洒落在了他的脸上。

叶鸿站起身子,朝着从林深处走去。行走在山林中,微风迎面一股凉意袭来,叶鸿从一旁的树上摘下了两个野果,一口咬下,香甜的汁液入口,原本还有些困倦的他顿时精神了起来。

从丛林走出,叶鸿感到有些疑惑,这一路上,他仔细观察着周围,可是却并未发现任何的灵草,这让他有些失落,不过这也难怪,虽说在这山林之中经常能够寻得一两株灵药,可若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的话,那未免有些儿戏了。

在出发的前两天,叶鸿坐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他向父亲寻得了一部书籍,里面详细的介绍了一些基础的灵药,但他对这些不是很了解,因此便囫囵吞枣般将正本书上的内容硬生生的记在了脑子里,所以,自打进了山以后,便仔细的留意周围生长的植物。

“咦,这里有水。”

刚刚走出丛林,不远处有着溪水流过,叶鸿一个闪身来到岸边,从中捧起了一把水泼在脸上。

“啊,真舒服。”

叶鸿打着哈欠懒洋洋的躺在岸边,高山,流水,青草,微风,好不惬意!

这时,不远处的草丛中忽然传来“沙沙”之声,看样子是有人过来了,他连忙站起身躲到了不远处的草丛中。

“哥,难道就这样算了吗,咱们可是好不容易才发现的那碧灵参,不能因为那头畜生就放弃了呀。”

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听起来说话之人是一个女子。

“碧灵参。”

叶鸿自语了一句,脑中开始回想着关于碧灵参的一切。

“碧灵参,二品灵药,人参形状,通体成碧绿色,顾因此而得名。碧灵参药效温和,对于淬体境之人来说是绝佳的补品。”

“行了,妹子,我也知道那碧灵参的珍贵,可是,你也应该明白,那头畜生不是咱们两个能够奈何的了的,依我看,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告诉父亲,让他来解决那畜生。”

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两道身影走了出来,二人一男一女,男的身材魁梧,身后背负着一把巨型大刀,刀身看起来比叶鸿的个头都要高,很是骇人。而那女子则不同,古铜色的皮肤之上泛着一丝金属般的光泽,娇躯包裹在兽皮之下,显得玲珑有致,曲线动人,看上去充满了野性的味道,手中拿着一把长弓,整个人如同一只母豹般,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可是,若是我们现在回去的话,说不得回来时,那碧灵参就被它给吃了。”

那个女子的语气开始变得焦急了起来。

听得那女子如此一说,那个男子也不禁眉头紧皱,他刚要开口说什么,霍然间脸色大变,急声喝道:“什么人?出来!”

“别紧张,我不是坏人。”

叶鸿站起身,从一旁的草里走了出来,看向二人,脸上露出一丝和蔼的笑容,道:“二位,别紧张,我也是刚刚才来到这里的,不是有意偷听的。”

“哼,鬼鬼祟祟,定不是好人。”

那个女子说着,拿起长弓搭箭便要射向叶鸿。

“慢着。”

一旁的魁梧男子单手按在弓上,拦住了那个女子。

“哥,你……”

“好了,交给我。”

魁梧男子说着,走向叶鸿,再离他不足半米时停下了身形,语气平和的问道:“阁下是谁,为何偷听我兄妹的谈话。”

“我刚刚说过了,我不是有意偷听的,是我先来到这里,然后你们兄妹才来的,至于说我是谁,我只能告诉你我是从安远镇来的。”

叶鸿摊开双手,和善的回答道。

“这样啊,看来是我们误会了,走吧,小妹,咱们回去。”

男子说完便欲转身离去。

“那个,兄台,刚刚我听你们说什么碧灵参,我也有些兴趣,不知道能否……”

叶鸿的话音刚一落下,“嗖”的一声,一支箭矢从他的耳边飞过,惊出了一身冷汗。

“哼,连碧灵参都知道了,还说不是偷听。”

那女子冷视着叶鸿,眼中寒光闪烁。

“哦,你也对那碧灵参感兴趣吗?”

这时,那个魁梧的男子转过头看向叶鸿,问道。

“当然了,如此难得的灵药谁不动心呢,不知,二位能否带上我呢,当然了,若是事成的话,我只要三分之一便可。”

叶鸿讪笑着看着二人,场中的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起来。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9.入山 - https://yimouleng.com/2017/11/14/9-%e5%85%a5%e5%b1%b1/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