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静的山谷之内,微风拂过,带起道道涟漪,平坦的草地之上有着数十道杂乱无章的印痕,如同车辙般,暗红色的泥土上,不时的有着血腥之气冒出,与这雅致的环境相比,显得格格不入。

在离那片草地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之上,正有着一个人瘫坐在地上,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口中不停的喘着粗气,身后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子不停的拍着前者的后背。

“这一次,多谢叶小兄弟了。”

半晌过后,卓图停止了喘息,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苍白的脸庞上挤出了一丝笑容。

“哪里的话,要不是卓大哥你去引诱那赤尾莽,我也不可能拿到碧灵参,你也不会受到那赤尾莽疯狂的攻击了。”

叶鸿郑重的说道。

这一次的确是有些凶险,可是收获也不小,不过,这也让他有了新的认识:这山林之中妖兽果然很凶悍,下一次要长点心眼了。

“不能这么说,这次要不是你,我这条命就交代在这儿了。”

卓图看向叶鸿,脸上还有着一丝余悸,想到不久前的那一幕,即便是他这个常年在山林中行走之人,心中也不免有些后怕。

刚刚叶鸿的那一击,直接在那条赤尾莽的身上戳出一个空洞出来,鲜血顿时如喷同泉般向外涌出。妖兽之所以称之为妖兽,是因为它们已经开启了灵智,不同于一般的野兽,因此,在赤尾莽遭受如此重击之后便立刻遁走,生怕叶鸿再给它来这么一下,至于碧灵参,估计从赤尾莽放弃追击叶鸿时就已经不惦记了。

这时,一旁的卓兰伸出手,将两株碧灵参递给了卓图,道:“哥,这东西,怎么分配?”

卓图接过碧灵参,没有片刻思索,直接将其抛向了叶鸿:“叶小兄弟,接着。”

叶鸿不明所以的抓住两株灵参,抬起头看向卓图,道:“卓大哥,说好了我只要三分之一的,你这是……”

“诶,这是咱们行动之前所说的,可是,你既摘取了灵参同时又救了我的命,那这东西就该归你,拿着吧。”

卓图的话语之中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好像那不是两株二品灵药,而是两根野草。

叶鸿听了卓图的话后,心中对后者又多了几分敬佩,平心而论,若是换位相处的话,他可不见得有如此宽广的胸襟,毕竟,那可是两株二品灵药啊。想到这里,他便欲将灵参放入怀中。可是,他刚一抬手,眼睛的余光分明看见那卓兰脸上的神情略显纠结,几次想要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那个,卓大哥,这二品灵药的药性实在是有些强烈,我一个人也不可能将两株灵参都服用,这样吧,我拿走一株,另外一个留给你和令妹,如何?”

叶鸿把一株碧灵参放入怀中,将另一株递向了卓图。

“这……”

见到面前的灵参,卓图有些迟疑不决起来,他心底里确实是很想要这株灵参,因为他的修为已在淬体第五层徘徊很久了,这一次入山也是想来碰碰运气,若是有了这株二品灵药,他定然能够突破。可是,一想到自己的性命都是别人救的,并且灵药也是人家所摘取的,这让天性淳朴的他一时间难以接受。

“哥,人家都说了,吃不了两株的。”

这时,一旁的卓兰有些焦急,她跺着小脚,连忙催促着,生怕叶鸿会后悔,将碧灵参收回。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也不推脱了。”

见得卓图没有拒绝,卓兰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抬起头刚欲对叶鸿表达一下谢意,便见到后者正似笑非笑的瞧着自己,小脸唰的一下子红了起来。

“怎么了妹子?”

看见妹妹脸红,卓图有些纳闷的问道。

“没,没什么。”

卓兰迅速回过神来,她先是瞪了一眼叶鸿,然后有些急切的说道:“哥,既然已经没什么事了,那咱们赶紧走吧。”

“额,好吧。”

卓图站起身,对着叶鸿一抱拳:“叶小兄弟,我们兄妹山脚下不远处莽山村的猎户,若是你以后有时间尽可过来,我们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处理,就此别过了,后会有期。”

“嗯,卓大哥,后会有期。”

叶鸿也站起了身,笑着一抱拳,朗声说道。

当卓图和卓兰离开后,叶鸿仔细的在山谷之中扫荡了一圈,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发现,他原本还想着是否能够在这周围再寻一些其他的灵药,看来是异想天开了,估摸着即使原先有一些灵药也应该被那条赤尾莽给吞了吧,想到这儿,他在心中不由得暗骂了一句。

兄妹二人在丛林之中快速穿梭着,复杂无比的山路他们走的异常轻松,就好像这里是自家后院,连周围那些缠人的杂草都丝毫阻碍不了他们的。

这时,走在后面的卓兰忽然停下了脚步,颇为不忿的对着前面的卓图说道:

“哥,刚才为什么把两株灵药全给了那个小子啊,咱们之前都说好了的,幸好那小子识趣,要不然,哼!”

卓图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向卓兰,沉声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忘了爹是怎么教导咱们的吗,更何况人家救了我的命,莫不是我这个哥哥的命在你眼中还不如两株二品灵药值钱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就是……”

卓兰顿时语结,她原本只想抱怨两句罢了,却没想到哥哥如此严厉的训斥了自己。

“就是什么?再说了,人家最后不也给了咱们一半吗,行了,赶路要紧,走吧。”

叶鸿肯定没有想到那卓兰如此小气,此时的他正在山林之中四处奔走着,看看能否找一个山洞藏身,怎奈这山林实在过于宽广,一眼望去尽是参天大树,除此之外便是一座座挺拔的山峰,想要在这之中寻找一个落脚之地,无异于大海捞针。

在经历了与赤尾莽的拼杀后,叶鸿已是明白,这里到处充满了危机,兴许下一刻就会从某处窜出来一只妖兽,他一想到来的第一天自己居然在大树底下平安的躺了一夜,无奈的暗自苦笑:无知有时也是一种幸运。

随着天色的变暗,周围的气氛也变得有些压抑,叶鸿的情绪逐渐焦急了起来,他可不想在这荒郊野地之中露宿了,于是他加快了脚步,同时绷紧了神经,不放过一个角落。

“噼啪”

叶鸿坐在一堆篝火旁,望着那熊熊燃烧着的烈火,小脸之上露出一丝欣喜的笑容,他有些幸运,终于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个藏身之所,虽然这里略显寒酸。

一个狭小的山洞,两旁的墙壁凹凸不平,其上不时的有石子滑落,冷风袭来,呜呜之声不停的在洞中回荡,一股粪便的味道飘荡在周围,估计这里应该是某个兽类的老巢了。

叶鸿蜷缩着身子坐在地上,近十平米大的山洞的地面之上已是被杂草所覆盖,他从怀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了那株碧灵参,放到了面前仔细的打量着。借助着火光能够看见,灵参之上有着不少的褶皱,半尺多长的灵参仅根须就占了一大半,最顶上还有这一个凸起,整个灵参粗糙不平,唯独这里十分的润滑。

“碧灵参是阴性药物,怪不得那赤尾莽痴迷呢,不过,到最后还是我的囊中之物了。”

叶鸿将灵参放于火堆之上的一个铁匣子之中,匣子之内灌满了清水,此时水已烧开,水面之上扑突突的冒着水泡。

与上次服用的洗元果不同,碧灵参不是那种直接服用之物,而是需要用沸水浸泡,榨取之中的药液然后饮下,因此,它可以多次服用,直至其中的药液尽数消耗完毕。

铁匣之中的沸水颜色从一开始的透明渐渐的多出了一丝碧绿,待到最后,整个匣中的水都是绿油油一片,一股异香从中飘来,似青草般醇香,却又夹杂着一丝中药般的苦涩。

“差不多了。”

叶鸿伸手将碧灵参拿出,放到了一块准备好的方布之上,包裹好放入怀中,随后他端起了铁匣,待得里面的水温逐渐降低后,一口饮下。

“咕嘟”“咕嘟”

水顺着喉咙进入腹中,待到最后一口喝完后,叶鸿将铁匣放到了地上,盘膝坐下,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一股冰凉的感觉从小腹之上传来,紧接着,凉意渐渐变强,蔓延到了四肢,最后是头颅,浑身上下传来了阵阵酥麻之感,他忍不住轻吟了一声。

过了好一会,叶鸿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抬起双手感受着双臂之上传来的充盈的力量后,嘴角不由得向上翘起,看来这一次收获的确是不小。

虽说灵药能够大补助身体,可是若是让药力挤压过于久的话身体也会受到一些影响,因此需要将全身的体力消耗殆尽,让体内的药力能够溶于身体各处,这样才能达到应有的效果。

“看来明天我又要苦修了。”

叶鸿如是想到。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