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远镇,赵家。

一座宽阔的大厅内,赵远江坐在主座上,低着头,手指不停的敲打着扶手,大厅之内还有着不少的人坐在那里,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气氛压抑的可怕。

“爹,这次就这么算了吗?”

这时,坐在赵远江左手边的一个青年忽然站起身,俊俏的脸庞之上眉头紧锁,有些不甘的说道。

“无妨,这次本就是要给叶家一个下马威,谁让他们把灵谷的价格又降低了几分,原本我还打算和叶云志比划比划,没想到,那叶云博居然回来了,这次算他们走运。”

赵远江看向说话之人,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叶家这帮家伙,不愧是灵农出身,每次都将灵谷的价格压得如此之低,还美名其曰是为了镇内做什么贡献,其实不过是打击咱们,他们叶家一年才有多少灵谷,要是时间长久了,我估计镇子里的那些个穷苦之人个个都把他们当成善人,谁还会将我们赵家之人放在眼里。”

这句话一出口,在场之人的脸色都变了,主座之上的赵远江眼睛虚眯,偏过头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擎儿,明年的灵田划分就靠你了,到时候我要和那叶家赌一次大的,一定要让那帮家伙明白,咱们赵家不是那么好惹的。”

“父亲放心,明年的灵田划分,我必将叶家年轻一代打的落花流水,以壮赵家的威名。”

赵远江的话音刚一落下,刚才说话的那个青年再次站起身,对着赵远江一抱拳,脸上有着傲然之色。

“小擎已经到达淬体第七层的顶峰了吧,估计很快就会突破了,那叶家的叶鹏据说也快要到达淬体第七层了,咱们要不要……”

在赵远江右手边的一个中年男子忽然开口说道,眼中有着一道寒光闪过。

“二叔,不必多此一举,那叶鹏不足为虑,到时我会在镇内所有人的面前将他给打败,让他明白,他们叶家只是个走运的暴发户而已,再怎么发达也只是咱们赵家的灵农罢了。”那个名为赵擎的青年朗自信的说道。

……

从集市的摊位上回来后,叶鸿一个人坐在房门的阶梯前,他的心中实在是有些不解,为什么父亲要让叶勇在那赵远江的面前道歉,这实在是有损颜面的事,难道真的因为赵家的实力太强?

“鸿儿,吃饭了。”

陈芳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叶鸿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桌旁,叶云志看着眉头紧锁的叶鸿有些疑惑的问道:“鸿儿,怎么了?”

听到父亲问自己,叶鸿不知该如何开口,好一会他才有些木然的说道:“爹,您今天为什么要让叶勇大哥给那赵远江赔罪啊,您知不知道那么多人看着呢,这不显得咱们叶家矮了他们赵家一头嘛。”

“你是为这事闷闷不乐啊。”

听完了儿子的话,叶云志感到有些好笑,他沉吟了片刻,继续说道:“其实我让叶勇赔罪不是怕了那赵远江,而是他本来就说出了话,不论是对谁他都得道歉,至于那些围观之人,只要他们不是傻子,心里定然清楚孰是孰非。”

叶鸿怃然的点了点头。

“砰砰砰”

敲门之声响起,叶鸿回过神,连忙站起身小跑到门前,将门打开。

“三叔。”

见到来人是叶云博,叶鸿一脸惊喜,率先说道。

“呦,二哥,在吃饭呐,看来我来的真是时候。”

叶云博摸了摸叶鸿的脑袋,走进了屋,坐在了桌旁的凳子上。

“老三,怎么了,有事吗。”

“没什么事,只是今天我出城到山里头闲逛的时候,得了点小东西,过来拿给鸿儿。”

叶云博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块方布,将之打开后里面放着两枚白色的果子,上面有着数道长长的须子,看起来很是怪异。

“洗元果!”

见到这白色异果后,叶云志的脸色先是一变,然后偏过头有些埋怨的说道:“你得了这洗元果不拿去给莹莹,到我这干嘛,莫不是你想……”话到最后,他偏头看向自己的儿子,原本打算说出去的话又咽了下去。

“是啊,莹莹她的资质一般,再说了,她是女孩子,以后早晚要嫁人的,这东西虽说只是一品灵药,可是也能让鸿儿节省不少修炼的时间了。”

叶云博说着,将那两枚白色的果子递给了叶鸿。

“三叔,我……”

叶鸿愣愣的看着那两枚果子,他用眼角的余光扫向叶云志,似是在等待父亲的决定。

“拿着吧,你三叔既然给你了,你就拿着。”

叶云志看着一脸期待的儿子,笑着道。

“谢谢三叔。”

叶鸿将方巾叠好,揣进了怀里。

“二哥,那赵家是越来越过分了,现在都开始明目张胆的过来闹事了。”

叶云博看向叶云志话题一转,语气严肃的说道。

“是啊,他们定是对于咱们贩卖的灵谷价格不满,不过这也难怪,他们赵家一直都将自己看作是镇里的霸主,平常嚣张跋扈惯了,看不得别人做出什么不利于他们的事,看来这一次赵远江又会使用手段对付咱们了。”

叶云志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那又如何,兵来将挡,他们赵家莫不成还真敢撕破脸皮和咱们开战不成?”

“开战倒不至于,不过,五年一次的灵田划分又要到来了,上次咱们侥幸赢了,这才有余田多种植了一些灵谷,我料想那赵远江这一次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叶云志说完,转过头看着叶鸿,道:“你三叔将这洗元果给了你,你可不能浪费,争取明年的灵田划分时突破到淬体第五层,倒是说不得你也要上场,为家族出力了。”

“知道了,爹。”

夜晚,叶鸿回到屋内,将方巾取出,然后拿起了一颗洗元果放入嘴里。洗元果一入口,一股浓郁的香甜传来,随后他将之咽下,盘膝坐在了床上。

片刻后,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从小腹中升腾而起,随后扩散到四肢,若是仔细听便会发现,叶鸿的体内不时的传来噼啪之声,他感觉如同置身于烈火之中般,脸色涨红,豆大的汗珠不停的从额头上低落,可是,嘴角却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呼。”

不知过了多就,叶鸿睁开了眼,打量着双手,皮肤之上如同抹了胭脂般,泛着淡淡的光泽,他握紧拳头,感受着那比平时又强横的力量时,略显稚嫩的脸庞上也不由得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

“明年的灵田划分吗,第五层,目标有点低了呢。”

叶鸿抬起头,望向房顶,喃喃自语。

……

自打服用了那洗元果后,叶鸿的修为猛涨,距离第五层越来越近了,这也让他更加努力的修炼,而且,自打那天和赵家发生冲突后,叶云志便不再让他去灵田上帮忙,叮嘱他要好好修炼,万不可得了两枚洗元果就松懈。

“唰唰唰”

刺耳的声音传来,叶鸿对着面前的木桩不停的用手指戳打,指尖处有着淡淡白芒闪现,周围还有着数个木桩,上面有着数十个大小不一的空洞,看起来很是惊人。

“这极灵指果然威力惊人,我才练了几天,便能在这木桩上留下空洞,若是练到大成,与人对敌时,一指便能在其身躯之上戳个洞出来,到那时,嘿嘿……”

叶鸿傻笑着,对于极灵指的修炼更加的期盼了起来。

这些天,他每日都用重物捆绑在手指之上,进行练习,一来可以增强手指的力量和强度,以便在施展极灵指时威力更大,二来也能够淬炼自己的身体,每一次在锤炼手指时,也会捎带的把一些重物背负在身上增加身体的强韧度。

休息了一会,稍稍缓解了一下肌肉的酸痛,叶鸿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修炼,因为越是在疲倦时,越要苦修,这是他一贯坚持的,只有身体在极限时再多加努力才更容易的突破。

“呼,呼。”

叶鸿双手抱着一个石墩,不停的举起,放下,举起,放下,隐隐的感觉到四肢上传来的痛痒之感,力量的增加,他似乎看到了突破的曙光。

“噼啪”“噼啪”

一道怪异的声音响起,而声音的源头正是举着石墩的叶鸿。

“突,突破了。”

“咣当”一声,石墩砸在了地上,叶鸿怔在原地,仔细聆听着体内的动静,原本有些刺耳的声音此时在他的耳朵里如同阳春白雪般,悦耳动听。

“哈哈,嘿。”

叶鸿一个跨步向前,一拳挥出,手臂之上一股无形的波动传出,直接贯穿了一旁的一个木桩,木屑飞舞,落到了地上。

“还剩下一个洗元果,等我过两天在服用了,然后在苦修一段时间,说不定明年灵田划分的时候,我还能再进一步。”

想到这里,叶鸿对于明年的灵田划分又多了一次期待,只不过,相较于五年前那有些模糊的回忆来说,这一次,他不再是看客,而是要当主角,能够决定这次灵田划分结果的主角。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7.洗元果 - https://yimouleng.com/2017/11/10/7-%e6%b4%97%e5%85%83%e6%9e%9c/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