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远镇的集市当中,不少人正围拢在一个摊位前,视线透过人墙,只见得中央处正有两拨人在对峙着。

“赵虎,你们赵家今儿是来故意找事的吧。”

叶家摊位前,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低沉的说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叶勇,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以后这安远镇的集市上可就没有你们叶家立足之地了。”

对面不远处,一个身材矮小之人一脸阴笑的望向叶勇,那挑拨的眼神分明是在告诉后者:我就是来找事的。

“说法,什么说法?你们赵家明明有自己的灵谷今天却到我们叶家这里来买,买完拿走之后却说里面掺了假,我看分明是你们故意将普通的稻谷放了进去,陷害我们叶家。”

叶勇满是不屑的说道。

“哦?陷害你们,好啊,那你拿出证据来,要不然的话,今天你们叶家不但要给我一个为何掺假的交代,还要给我一个污蔑我们赵家的交代。”

这时,从人群之处走来一个中年人,一身锦袍,面容冷厉,双目如电,让人不敢与其对视,所过之处赵家之人纷纷退让开来,脸上一片肃穆。

“赵远江。”

见到来人,叶勇的脸色霍然大变,来者是赵家的二代长子,也是下一任的赵家族长,无论是地位或实力,在安远镇里除了那些老一辈的人之外几乎没有什么人能够与他相比。

“将你们叶家说话之人叫出来吧。”

赵远江瞥了叶勇一眼,淡淡的道。

叶勇的脸色快速的变换着,随后他上前一步挺起胸膛朗声道:“叶家说话之人便是我。”

“哦,是你?”

赵远江看着叶勇嘴角微微翘起,体内一股磅礴的气势迸发开来,宛如劲风般将周围之人尽数逼退,衣袖随风舞动扫视着叶家众人。

赵远江那凌厉的气势,瞬间将叶家之人镇住了,站在众人前方的叶勇被这股气势逼的后退数步,后背上冷汗直流,嘴唇不住的颤抖着,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远江兄为何这么大的火气啊。”

这时,一道爽朗的声音传来,听到这个声音,在场的包括叶勇在内的叶家众人,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脸上那紧张的表情也不觉舒缓了下来。

叶云志从人群之外走到了赵远江的面前,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不过眼神深处却有一丝厉色闪过。

“我倒是谁,原来是云志老弟啊,原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刚刚你们叶家的这个家仆居然污蔑我赵家,今日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赵远江见到来人是叶云志后,眉头也不禁皱了一下,随后他看向后者淡笑着道,那般模样仿佛与其是好友般熟悉似的。

叶云志和赵远江二人,一个老哥,一个老弟的称呼着,若是不了解情况的还以为叶家和赵家是世交,可是,围观之人几乎全是安远镇的居民,他们对两家的恩怨可是十分的了解,别看二人面上如此客气,可是,若是能够要了对方的性命,他们二人,不论是谁都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赵家是安远镇最大的家族,因此平日里不论是家族子弟,亦或是族内的仆人,在镇内行走时都是一脸的傲气,即便是遇到了叶家和何家之人,也不会有丝毫的收敛,在他们眼里,只有赵家才是名副其实的家族,其余两家只是挂着个家族的噱头罢了。

叶家老爷子年轻时曾在赵家做过灵农,虽然凭借着自身的努力最后成功的在安远镇内立足,可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赵家上下普遍瞧不起叶家,认为他们只是一个运气不错的暴发户,平日里没少冷言相待。

“哦,居然有这等事?”

叶云志听完赵远江的话后,眉头紧锁,他转过身对着身后的叶勇呵斥道:“叶勇啊,还不快给远江兄赔罪?”

叶勇听到了叶云志的吩咐后,脸色不由得涨红起来,可是,一想到若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导致与赵家发生冲突的话,那么他便成了家族之中的罪人,他上前一步抱拳躬身道:“刚才都是我的不是,话语之中有什么不妥之处,请多担待。”

赵远江见到这一幕,即便心中再有什么算计,却也无可奈何,他点了点头略带教训的语气说道:“罢了,这一次就饶过你,若是在有下次,我可不会留情面。”

“那就多谢远江兄海涵了。”

叶云志笑着一抱拳,转身便欲离去。

“等一下。”

赵远江的声音再次响起,叶云志脸色微沉,转过身看向前者,问道:“远江兄还有何事?”

“你们叶家所卖的灵谷掺了假,既然云志老弟来了,我也就不多追究了,将其给换成好的灵谷给我便是了。”

赵远江说着,一抬手,身后走出两个人,各自背着一袋子谷物放到了地上。

“哦,我叶家的灵谷掺假,那我到是要看看了。”

叶云志说完,快步走了上去,他一手抓起袋子里的谷物打量起来。

“这是你们贩卖的吗?”

叶云志转过头看向叶勇,询问道。

“这确实是今日所卖的灵谷,可是,我们并未往里掺东西啊,二爷,这您是知道的,我们怎么会做这种砸自家招牌的事情啊。”

叶勇将双手摊开,一脸无辜的说着。

“我知道了。”

叶云志回过头看着面前的两袋灵谷,眼神不停的变换着,忽然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道:“远江兄,今日我叶家卖的灵谷也不止这两袋,可是为何只偏偏有你们赵家找了过来,而其余的却并未有人追究呢?”

叶云志的话一落下,身后的叶家之人纷纷应和着,而在不远处的赵远江脸色却一下子难看了起来,他上前一步,语气低沉的说道:“云志老弟,你这是打算赖账了?”

“赖账?不不不,我只是好奇,平日里在赵家忙的不可开交的远江兄,今日居然会为了区区两袋灵谷带人找上我叶家来,这难道是巧合,还是……”

话到最后,叶云志将背在身后的双手放于身前,看样子是在防备着什么。

此时,周围不少看热闹的人已经有些明白了,今日不是叶家卖了掺假的灵谷,分明是赵家有备而来,因此,已经有人开始起着哄,那架势,果真是看热闹的不怕事情闹大。

叶云志的话语让赵远江感到有些措手不及,周围那不时响起的哄笑声则是让他的面色渐渐的阴沉,他向前走了两步,盯着叶云志,道:“云志老弟,没想到你也要污蔑于我们赵家,看来今日之事是无法善了了。”

“污蔑?远江兄这话说的就有些难听了,我不会凭白无故去污蔑谁,可是,也绝不会让人随随便便的骑在头上。”

叶云志一边说着,声音不由得提高起来,他凝视着赵远江,心中已经做好了双方发生冲突的准备。

“咦,今天怎么回事,这么热闹,我们叶家的摊位什么时候这么受欢迎了。”

这时,从人群之中走进来一个人,来人看起来和叶云志有着几分相似,可是脸上却始终带着和蔼的笑容,看起来甚是友善。

“三叔。”

叶鸿见到来人,惊喜的说道。

“叶云博。”

赵远江见到来人,心中原本的盘算瞬间抛之脑后,脸色不停的变换着,事情似乎已经不在他的控制之下了。

“二哥。”

叶云博走到叶家众人跟前,先是和叶云志打了声招呼,随后他见到一旁的叶鸿调侃道:“呦呵,这不是鸿儿嘛,怎么,你也来了。”

“三叔,你这话说的,我怎么不能来了。”

叶鸿撇了撇嘴,满是无奈的说道。

平日里,叶云博对叶鸿甚是喜爱,或许是因为都是同辈之中年纪最小的关系吧,可是,他的性子却很是洒脱,平常对于叶家之事并不多过问,似乎家族之事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似的,但族内若是有人被欺负的话,他却会第一个站出来为其出头。

“呦,这不是远江兄嘛,怎么,你来我们叶家摊位要买什么东西吗?”

叶云博看着不远处的赵远江,原本挂着笑容的脸庞上,忽然变得古怪起来,他和叶云志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走上前打着招呼。

“是云博老弟呀,今日有些小误会,所幸云志老弟在这,现在误会已经解决了,我先走一步。”

赵远江说完,带着赵家之人灰溜溜的离去了。

见到赵远江一行人离开,周围原本还打算看热闹的众人悻悻的离开了,摊位前只剩下了叶家众人。

“老三,你今天去哪了。”

叶云志看着面前的三弟,问道。

“唉,这不天天在家里闷得慌嘛,我出去转了转,对了二哥,那赵远江今天过来是干嘛。”

“还能干嘛,找事呗,这赵家是越来越嚣张了,大白天的说梦话,要不是你过来,没准我都和那赵远江交上手了。”

叶云志说着,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看来没有和赵远江交手让他有些失望。

“得了吧二哥,你和那赵远江都是淬体九层的顶峰,即便打起来分出胜负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鸿儿啊,三叔这次出城得了点好东西,等回去之后拿给你。”

叶云博轻怕着叶鸿的肩膀,然后招呼着叶家众人离去了。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6.冲突 - https://yimouleng.com/2017/11/10/6-%e5%86%b2%e7%aa%81/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