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匆匆,两个月的时间眨眼而过。

在这两个月中,叶鸿依旧在刻苦修行,时而会跟随着父亲去灵田上照料灵谷,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平时天蒙蒙亮便已苏醒的他,这段时间几乎是日上三竿后才起床,而且每次都是感到身心疲倦,似乎是刚刚经历了一场艰苦的修行,这也让平时极为严厉的叶云志颇为恼火。

不过,当一想到儿子既要刻苦修行,同时又要分出部分心力去灵田干活时,叶云志的心中也不免有些许愧疚,以至于连平常不舍得吃的灵谷稻米都拿了出来给了儿子。

“真香。”

桌旁,叶鸿大口的吃着面前的米饭,与寻常的稻米相比,他碗中的这些米粒显得较为细长,其上包裹着一层淡淡的薄膜,一股草本般的清香萦绕沁入鼻中,仅仅这股异香便让人精神一振。

“鸿儿,慢点吃,着什么急。”

陈芳见到儿子的吃相,脸上挂满笑容,轻声嘱咐道。

“知道了娘,这用灵谷做出来的饭就是不一样,不光好吃而且还有助于修炼。”

叶鸿一边咀嚼着,嘴里模糊不清的嘟囔着。

灵谷结成的稻米内蕴含着极为丰富的灵气,对于修炼之人,特别是处于淬体境界的人来说是一种极为有益的补充,虽说相较于一些灵草,灵药之类的奇物,灵谷提供的灵气远远不如,可是,对于一般的家庭来说,吃一碗灵谷所做的米饭已是一种奢侈了。

“这段时间你在灵田表现不错,那些灵农们对你都是夸赞不已,所以这些灵谷都给你吃了,也算对你这段日子的补偿了。”

叶云子看着儿子,不知是想到那些灵农们在他面前对儿子的表扬,还是觉得这段日子叶鸿表现的确实是让他满意,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和蔼了起来。

叶鸿憨笑着看着自己的父亲,随后将碗筷放下,犹豫了片刻,道:“爹,您能再教我一套武技吗?那个波动拳我已经差不都掌握了。”

“哦?是嘛,这样啊。”

叶云志沉吟着,抬起头说道:“那这样,明天跟随我去藏书楼,挑选一部武技。”

“真的,太好了。”

叶鸿一脸欣喜的说着。

夜晚,叶鸿像往常一样,坐在门前的阶梯之上。经过这段时间的摸索,他已然确定,自己真的能够在梦里进行修炼,虽然这种感觉极为的不真实,可是,当他每天醒来时,浑身上下那股疲倦之感如同一盆冷水从头顶浇下,提醒着他,那是现实而不是梦。

叶鸿握了握拳头,感受到体内那股强横的力量,较之三个月前相比,又强横了几分,淬体第五层似乎已不再遥远。

“难道,那天被雷劈之后,我的身体改变了?”

叶鸿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明月,喃喃自语。

翌日,当叶鸿走出房门时,不远处,叶云志正负手而立,脸上风轻云淡,仿佛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变色。

“爹。”

叶鸿走上前,轻声说道。

“走吧。”

叶家的藏书楼坐落在大院的最深处,周围有几株高大的柳树,从树干看来,应该有些年月了

“吱呀”

叶云志推开了大门,紧接着带着叶鸿走了进去。藏书楼内,墙壁上几个蜡烛正燃烧着,接着微弱的火光隐约能够看见,在不远处几个书架树立在那里,其上摆满了各种未知名的典籍。

“九叔。”

这时,叶云志忽然弯腰行李,脸上一片恭敬之色。叶鸿有些不明所以,可还是走到父亲跟前,学着他的样子弯下腰来。

“踏踏”

脚步之声传来,从深处走出了一个驼背老人,老人头发花白,面容消瘦,走路时身躯都有些摇晃,可是双目却炯炯有神,他走到二人面前,苍老中带着一丝磁性的声音说道:

“是云志啊,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九叔,是这样的,犬子修为突破到了淬体第四层,今日想来这里寻一部适合他的武技。”

叶云志站直了身子,可是面庞之上仍是恭敬无比。

“哦?是这样啊,这个小子就是你儿子喽,不错,不错。”

老者上下打量着叶鸿,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被这神秘老者盯着,叶鸿感觉浑身上下极为不舒服,后背有着冷汗渗出,他赶忙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去那里吧,淬体第四层,嗯,凡级三品以下的武技足以了。”

老者用手指指向了一处书架,语气平淡的说道。

听到老者话后,叶鸿偏过头和叶云志示意了一下,随后朝着老者所指的书架处走去。

书架不是很高,只有三层,可是却连一丝尘土都没有,看起来是有人经常在打扫,上面摆满了书册,其中有些书页已然发白,想来存在的日子已不短了。

“开山掌,阴风爪,天繁剑诀……”

五花八门的武技让叶鸿看花了眼,一时之间他有些苦恼,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咦,这个……”

叶鸿翻着翻着,忽然停了下来,他打量着手中的书册,双眼眯了起来。

“极灵指,凡级三品武技,将力量聚于指尖,以点破之,大成之时威力堪比四品武技,用之时需对手指进行锤炼,否则手指折断,未伤人,先伤己。”

“这个不错,大成之时能够和四品武技向媲美,但对于手指的要求略高,不过这对于我来说到不是什么难事,只是锤炼手指可能会忍受些痛苦罢了。”

叶鸿将这部秘籍拿好,然后朝着门口走去。门口处,叶云志和那驼背老者正交谈着什么,见到叶鸿走来回过头问道:“选好了?”

“选好了。”

叶鸿说完,讲所选的武技递给了父亲。

“极灵指?”

见到儿子选了这部武技后,叶云志的眉头不禁皱起,他有些严肃的说道:“这极灵指可是三品武学之中最难修炼的,你真的要选这部武技吗?”

“是的,爹,我就选它了。”

叶鸿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你这孩子……”

叶云志不禁有些发愁,他刚要说什么,一旁的驼背老者忽然开口说道:“云志啊,难得你儿子选了这极灵指就让他练吧,若是失败的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我在给他换一部就是了。”

听到这,叶云志先是一喜,然后转过身对叶鸿吩咐道:“还不赶快谢谢你九爷爷。”

“谢谢九爷爷。”

叶鸿连忙躬身行礼,只不过这一次他却是真心实意的打心眼儿里感谢。

“行了,你们出去吧,我也要休息了。”

老者挥了挥后,转身朝着楼内的深处走去。

叶云志躬身对着老者的背影再次行了一礼带着叶鸿走了出去。

“爹,那个九爷爷是谁啊。”

路上,叶鸿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

“你说你九爷爷呀。”

叶云志说着抬起了头似是在回忆着什么,半晌过后叹了一口气,道:“你九爷爷是个苦命人,他原本也是安远镇一个大户人家的少爷,可是一次出城时全家被半路上突然出现的强盗所杀,只剩他一个藏在死人堆中这才逃过了一劫,正巧你爷爷路过救了他,之后他便留在了咱们叶家直至今日。”

“哦,是这样啊。”

叶鸿点了点头,随后又有些不解的问道:“爹,那这个九爷爷的修为一定很高吧,我感觉在他站在我的面前就好像是一座山似的,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你才是什么修为,要是想让你喘不过气家族中有不少人都能够办到。”

叶云志笑着说道,似是对叶鸿所提的问题不以为然。

听到叶云志如此一说,叶鸿怃然的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感觉到父亲似乎在掩饰着什么,难道这个九爷爷真的有什么不凡之处吗?

似是看出了叶鸿心中所想,叶云志无奈的摇了摇头笑骂道:“你这臭小子没事瞎琢磨别人,你现在的任务是回去把那极灵指练成,别到时候灰溜溜的回来换武技,让你九爷爷笑话。”

“哦,知道了。”

父子二人从藏书楼走出打算去灵田上在看一眼,刚刚走出院门,便是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人行色匆匆的赶来,当那人见到叶云志父子后,眼睛霍然亮了起来。

“二,二爷,不,不好了,赵家之人来到咱们的摊位前,说咱们叶家的灵谷掺了假,要讨个说法呢。”

那人跑到叶云志面前,气喘吁吁的道。

“什么,有这事?大爷和三爷呢,去哪了?”

叶云志脸色大变,他看向面前之人,连忙问道。

“大爷去延江城办事去了,至于三爷,听说早早的就出了城,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二爷,现在只有靠您了。”

“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叶云志说完,思索了片刻,对着一旁的叶鸿说道:“鸿儿,你先回去吧,告诉你娘,晚饭不用等我了。”

“爹,让我跟你一起去吧,说不定我也能帮上什么忙呢。”

叶鸿看着面前的父亲,跃跃欲试的说道。

“你?好吧,就当长长见识,咱们走。”

叶云志怔了一下,随即轻点了一下头,对着身旁传话之人招呼了一声,三人朝着镇中的集市快步走去。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5.极灵指 - https://yimouleng.com/2017/11/10/5-%e6%9e%81%e7%81%b5%e6%8c%87/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