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叶鸿一脸疲倦的走着,身上的每一处肌肉都传来酸痛的感觉,但是他的脸上却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整个下午叶鸿都在试验着波动拳,他想要看看这一拳的威力到底如何,可是这一试让他倍感震惊。接近碗口粗的大树被叶鸿一拳砸断,连平时练习力量用的石墩之上都留下了四道半指深的拳痕,看来自己打败叶林并不是因为运气。

“爹,娘,我回来了。”

叶鸿推开门走了进去,一股香气扑鼻而来,喉咙不停的滚动着,他咽了两下口水一屁股坐到了桌边的板凳上。

一家三口围坐在一起吃着香气腾腾饭菜,陈芳不时的朝着叶鸿的碗里夹着菜,而叶云志则是一脸惊异的打量着儿子。

“听说你今天和叶林打起来了,并且还将人家的手臂给打折了,有这事没?”

忽然,叶云志开口说道,只是话语里边并未带多少责怪的成分。

“啊,是,是啊。”

叶鸿结结巴巴的说道,他的眼角扫向叶云志,见父亲的神情似乎并没有生气,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

“什么,鸿儿,你没受伤吧。”

一旁的陈芳听到这,连忙上下打量着叶鸿,嘴里不住询问着。

“娘,我没事,是叶林那个家伙自找苦吃,活该。”

叶鸿憨笑说道。

“你这孩子,怎么说人家都是你大伯的儿子,与你也是堂兄弟,怎么下手这么没轻没重呢。”

见得儿子没有受伤,陈芳忽然脸一板,教训道。

“叶林早在半年之前便已是淬体第四层,你能把他打败,想来也应该是突破了吧。”

这时,叶云志看向叶鸿,淡然的说道。

“嗯,突破了,今早刚刚突破的。”

见到儿子承认,叶云志的脸上也露出笑容,似乎对于堂兄弟之间的小冲突并不是很在意,片刻后他的眉头皱起,有些疑惑的说道:“你突破了,这的确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可是,那叶林也是淬体第四层并且还先于你半年突破,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把他的手给打断的。”

“那个家伙大意了,以为我还是淬体第三层呢,所以说他活该嘛。”

叶鸿挠了挠后脑勺,有些发虚的说道。

“哦,是这样啊。”

叶云志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后似是在考虑什么,不久之后他将目光再次移向叶鸿,道:“既然你已经是淬体第四层境界那么也该为家里面出些力了,明日正好有些活要做你就随我一起去灵田吧。”

“什么?孩子这才刚刚突破,你就让他去灵田?”

陈芳看着自己的丈夫,有些埋怨的说道。

“既然突破了就应该为家族做出贡献,如若不然,这个家里谁都只想着自己,早晚成为一盘散沙,那还得了。”

叶云志丝毫不理会妻子,偏过头看向叶鸿,叮嘱道:“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是你第一次上灵田,争取给族里的那些灵农瞧瞧,我叶家儿郎的风采。”

“是,爹。”

……

入夜,叶鸿躺在床上,脸上满是笑容,今天这一天过的实在是有些令人兴奋,恍如梦般,可以说今天是他自打出生以来最为骄傲的一天,因为他不光教训了自小的“仇敌”,而且还得到了父亲的夸赞。

“明日又是令人期待的一天。”

叶鸿这样想着,闭上的眼睛,只是心中还在默默的期盼着:再让我在梦中修炼一次吧。

漆黑不见五指的房屋之中,忽然一道白光渐渐亮起,紧接着,光线变强,蔓延在整个屋子之中,床上,一道人影隐约可见,而更令人惊奇的是这白光的源头便是来自这道人影。

“砰砰砰”“砰砰砰”

剧烈的敲门之声传来,叶鸿睁开惺忪的双眼,有些茫然的嘟囔道:“谁呀?”

“是我,你怎么还没起呀,嗯,难道要等到吃午饭时才起吗?”

门外,熟悉而又严厉的声音传来,叶鸿猛地一个激灵,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连鞋子都顾不得穿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门前。

“吱呀。”

房门打开,叶云志沉着脸走了进来,他见到面前还略显困倦的叶鸿,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阴郁了。

“我昨天不是跟你说了吗,要你好好休息。”

“那个,我昨天有些兴奋,所以就,所以就睡的晚了些。”

叶鸿低着头,声若蚊蝇,暗自嘀咕着:怎么今天也起的这么晚呀。

“穿好衣服,赶紧走。”

叶云志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叶鸿扛着一个半人多高的铁锄头,手里拿着一桶不知名的液体,跟在了父亲的身后,叶云志则扛着一个比叶鸿所扛大一些的锄头,提着一个不知是何种金属制成的剪子。二人从叶家大院走出后,来到了镇外的一个小山丘之上,此时山丘上已经有着几个人正在干活。

“二爷。”

“二爷。”

原本还在耕地的几个人见到叶云志到来后,停下了手中的活,笑着打着招呼。

“这是犬子,昨日刚刚突破到了淬体第四层,今天让他来见识见识。”

叶云志也笑着应和,随后伸手指向身后的叶鸿,介绍到。

“哦,这就是二爷的儿子啊,看起来岁数不是很大嘛,居然也是淬体第四层了,以后定是前程似锦啊。”

“是呀,是呀。”

……

叶鸿听到那些人对自己的夸赞,脸不由得涨红了起来,他抬起头偷偷的看了父亲一眼,见到此时后者微微上扬的嘴角后,心里头一阵喜悦。

“行了,废话别多说了,老张啊,那就麻烦你带带我儿子了。”

“好嘞。”

这时,一个看起来约莫四十来岁的红脸汉子走了过来,对着叶鸿招呼道:“小子,跟我来吧。”

叶鸿跟在那个大汉身后,二人来到一个稍小的田地之上,只见长宽不足五米的方田上面正有着数十棵近一人高的稻谷,其上长着一簇簇金色的麦穗,在阳光的照射之下煞是耀眼。

“小子,过来吧,先将这泥土翻一番,然后在把你带过来那些灵液浇在里面。”

叶鸿点了点头,走上前去,举起锄头对着地面上的刨了下去。

“噌”的一声,金属撞击般的声音传来,叶鸿感到双手一麻,虎口处传来阵阵撕痛,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抽动着。

“哈哈哈。”

一旁的红脸汉子见到这一幕后,哈哈大笑起来,随后他看向叶鸿,解释说道:“小子,这可不是一般的泥土,这是专门用来种植灵谷的黑凝土,硬度惊人,一般人根本奈何不得它,只有淬体四层以上修为的人才能够将之刨开,你呀,还得慢慢练着呢。”

叶鸿了然的点了点头,他对此并不气馁,因为是第一次来灵田上,所以早就抱着学习的态度,听得那人的解释之后,他再一次举起锄头用力刨去。

“吭。”

锄头深入泥土,叶鸿用力向外一拔,由于力量过大,他的身体一下子被弹开而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唉,果真是家族少爷呀,你要把锄头的时候先要向下用力按一下,将周围的黑凝土挤得松散后才能拔出,要不然,你的屁股就等着开花吧。”

这一次叶鸿记住了红脸汉子的叮嘱,锄完后用力向下按了按,随后拔出。就这样,叶鸿一次次的锄地,一次次将锄头拔出,折腾了小半天功夫后,才算将这一小块灵田耕完,然后便和那人一起将带来的灵液洒在泥土之上,待得灵液完全被黑凝土吸收之后,二人又将黑凝土再次翻了一遍,这才算结束。

“小子,不错,俺老张看好你,你要记住,这培育灵谷不光是一门手艺活,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修炼。”

“我知道了,今天多谢张大叔的教导了。”

二人收拾好工具沿着原路返回,不远处,叶云志正拿着那柄不知名的剪刀正在着灵谷上面剪着什么,叶鸿偏头问道:“张大叔,我爹,他在干嘛呀?”

“你爹正在修剪灵谷上的叶子呢,这灵谷啊可不同于一般的谷物,叶子多了的话会分掉一部分养分,这就会导致灵谷生长不,产量降低,而且这灵谷上的叶子也不是一般的叶子,须得用玄铁制成的剪刀才能剪断。”

“哦。”叶鸿了然的点了点头。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叶云志在剪完灵谷的叶子后,就叫那些灵农各自散去了,带着叶鸿朝家中走去。

“爹,您平时还需要来灵田里干活啊。”

走在回去的路上,叶鸿有些疑惑的问道。

“当然了,不光是我,你大伯,还有你三叔他们有空也得过来,要不然只凭这几个灵农的话,咱们叶家的灵谷产量早就被别家甩开了。”

叶云志看着儿子,低头沉吟了一阵,继续说道:“咱们叶家虽说在镇镇子里也烙下个三大家族的虚名,可是你爷爷,你大伯,三叔和我几个人都明白,与那赵家、何家相比,咱们叶家就如同婴儿学步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家族之中每一个人都要尽到自己的责任,只有这样才能让家族发展的更好,明白吗?”

叶鸿听了父亲的话,对于家族的认知仿佛有了新的了解,以往他只是一味的修炼,对于家中之事了解甚少,他抬起头看向叶云子坚定的说道:“爹,你放心吧,咱们叶家一定会成为安远镇第一大家族的。”

“哈哈,那就要靠你了。”

叶云志拍着儿子的肩膀,脸上满是欣慰。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4.灵田 - https://yimouleng.com/2017/11/10/4-%e7%81%b5%e7%94%b0/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