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清冷月辉抛洒在大地之上,月华如水,照耀在下方一个孤单的身影之上,那是一个少年,脸上洋溢着微笑的少年。

叶鸿坐在自家门前的台阶上,他喜欢这样,喜欢每天修炼结束之后坐在门前看着月亮,虽然以他的年纪来说,这未免显得有些老城,可是,他就是喜欢,因为这是一天之中唯一能够自由支配的时间,即便是在白天时很少有人督促他去修炼,但自小养成的习惯仿佛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白天必须要刻苦修炼。

这时,对面的房屋内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鸿儿,今天修炼了一天挺累了,赶紧休息吧。”

“知道了,娘。”

叶鸿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推开门走进了房屋,简单的洗漱之后,躺在了那张略显破旧的木床之上。

夜静悄悄的,房屋之内只有叶鸿的呼吸之声在不停的回响着。忽然,一缕白光霍然间亮起,如同烛火般不停的闪烁着,而那白光的源头竟是叶鸿的额头,随着白光的亮度渐渐变强,小屋内被照的透亮,若是仔细看去,此时在叶鸿周身正有着丝丝的白气涌入,随着白气的不断流转,隐约间能够听到关节活动的声音。

熟睡之中叶鸿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在梦中他不停的修炼着,不知疲倦的出拳,出掌,踢腿,翻身,不知重复了多少次,可是,无论他怎么,却始终感觉不到任何的疲倦,好像自己是一个木头人一般。

“嗯……”

阳光从窗外抛洒进房屋之中,叶鸿那紧闭的眼皮抖动了几下,片刻后他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有些发蒙的坐起身,刚欲从抬脚下床,登时两眼一黑差点跌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

叶鸿揉着发沉的脑袋,那强烈的眩晕之感让他暂时失去了身体的控制,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过了好一会,待那眩晕渐渐消退后,叶鸿这才挣扎着站起身,剧烈的喘息着,好似刚刚经历过一番苦修,他伸了个懒腰,体内“噼啪”之声响起,隐约间一股强横的气力从体内之上涌出,他站起身打量着全身各处,身上的骨骼好似经历了洗礼,连个头都增长了一些。

“这,这是……”

叶鸿一脸惊愕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他用力握了握拳,感受到与平时相比,那强的不是一星半点的力量时,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突破了,淬体第四层。”

仅仅过了一个晚上就从第三层突破到第四层,这天差地别般的变化让一向冷静的叶鸿心中狂喜,虽说这段日子他不停的刻苦修炼,甚至不惜冒着大雨也要去外面修炼,可是效果甚微,此刻的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跑去告诉自己的爹娘,自己突破的消息。

“莫不是,昨天我做的那个梦?难道,我在梦里也能修炼,而且比白天的苦修取得的效果更好?”

叶鸿歪着小脑袋,似乎对这个问题颇感兴趣,可是翻来覆去也很难理解这梦境与现实之间那千丝万缕的关系。

“算了,管他呢,我还得继续去修炼。”

当叶鸿从房间内走出时已是正午时分,阳光照耀而下刺得眼睛生疼,他揉了揉有些发麻的眼皮低着头朝外走去。

叶家虽为安远镇三大家族之一,可院子却并不是很大,相比于赵家那十余亩的奢华宅子来说,叶家的大院略显寒酸,除了家族的族人和一些佣人的住宅外,也只有院落中央的青石广场和一个藏书楼,分别提供给家族子弟们修炼和存放着家族之中全部的功法和武技。

走在青石铺成的地面上,叶鸿心里盘算着下午该修炼些什么,是继续练习波动拳还是锤炼身体早日突破到下一个境界。

“诶,这不是我们叶家的大天才,叶鸿嘛。”

突然,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随后脚步声从后方传来。

叶鸿听到这个声音,脸一下子沉了下去,他转过身看向了不远处。说话之人看起来约莫十三四岁,模样和叶鸿有着几分相似,只是脸上那刻薄的神情看起来与他的年龄不甚相符。

“叶林,你是要找茬吗?”

叶鸿低沉的说道,脸上的肌肉不停抽动着。

这个名叫叶林的男子是叶家二代长子叶云飞的二儿子,今年十四岁,比叶鸿稍大一些,可是他的修为在去年便以达到淬体第四层,虽说算不上多么妖孽,但相较于叶鸿来说已是拉开了不小的差距,仗着修为略高一筹,他平时没少欺负叶鸿。

叶林的父亲做为叶家长子,掌管着家族之中的大小事务,除了几乎从不过问世事的叶重外,在叶家可是说是一言九鼎,更让人无奈的是,每当叶家获得了什么好的药材或是有助于修炼的东西时,他都会尽量先给自己孩子使用,这也导致了虽然叶鸿的年龄和叶林相差不大,可是却始终弱于后者。

“找茬?我哪敢啊,你现在可是咱们叶家鼎鼎有名的人物。”

叶林的脸上噙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挖苦的说道。

叶鸿听到这,脸上顿时涨红了起来,他的双拳紧握便想要冲上去暴揍这个家伙一顿,可是一想到与对方之间的差距,脑袋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迅速的冷静了下来,转过身不予理会对方,抬腿便要走。

“唉,这就走了吗?果真啊,烂泥扶不上墙,看来你这辈子就这点出息了,你应该后悔怎么没被雷给劈死呢,这样不就用不着丢人了。”

见到叶鸿压制住了火气没有冲上来与自己理论,叶林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意外,随后他叹着气,一副痛心的样子。

“你说什么?”

叶鸿转过头,瞪着不远处的叶林,一字一顿的说道。

“哦?生气了,大天才,好啊,那就放马过来吧。”

叶林一伸手,摆出了一副请教的样子,可是脸上那玩味的神情分明是在说:小子,有种的过来呀。

“混蛋。”

叶鸿怒骂了一声一步踏出对着叶林就是一拳。

“砰”

叶林快速出手和叶鸿对了一拳,随即他的脸色一变,不断颤抖的手臂分明告诉他,对方的实力并不弱于自己。

“你突破了?”

叶林盯着叶鸿,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是啊,怎么,害怕了?”

叶鸿见得对方的有些难看的脸色,心中不由得一阵畅快。

“哼,就算你突破了又能如何,你别忘了我在半年前便已到达淬体第四层了,即便你突破了我照样能够收拾你。”

叶鸿见到叶林依旧有些瞧不起突破后的自己,立时有些恼怒了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摆开了架势,双腿微曲,右臂之上青筋暴起,一拳猛地轰了出去。

“波动拳。”

双拳相对,叶林的身影不住向后退去,虎口裂开顺着手掌流了下来。

“好,很好,波动拳,你以为只有你会吗?”

擦拭掉虎口上的血迹,叶林偏过头,眼神凶恶的盯着叶鸿,原本还清醒的头脑早已被这一拳给冲散,他攥紧拳头,“嘎嘣”“嘎嘣”的关节声响起,随后一步踏出冲向了叶鸿。

“波动拳。”

双拳再次碰撞在了一起,空气震荡,地面之上的尘土飘飞了起来,两个人各自后退了十数步才停下,刚刚出拳的手不停的抖动着。

此时此刻的叶林终于相信了一个事实,面前的叶鸿已不是那个任自己蹂躏之人,谁能想到短短的几天功夫不见,他竟和对方打了一个平手,要知道他在心里头对于叶鸿是十分的瞧不起,可是谁能想到今日竟吃了小亏。

“再来。”

青石广场之上,两道身影不停的碰撞在一起,随后又分开,再次扭打到一块。周围有着几名佣人正看着厮打的二人有些纳闷:同族的两个兄弟怎么像仇人一样,打的这么凶狠。

“呼呼。”

叶鸿看着不远处表情有些狰狞的叶林,嘴角向上翘起,他终于能够在这个讨人厌的家伙面前扬眉吐气了。

“你得意什么,看拳。”

叶林恶狠狠的看了过来,瞧得叶鸿脸上的弧度后,他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一下了蹦了起来,一拳对准后者的脑袋打了过来。

“这个家伙。”

叶鸿原本也只是想借叶林之手来校验一下自己的实力,当他看到对方居然要下重手时也不由得恼怒了,猛然间灵光一闪,回想起了昨日在梦中所经历过的,那种如同真实存在般的感觉。

“就是这样。”

叶鸿站在原地,就当叶林的拳头快要击中自己时,他的身体忽然间扭动了一下,拳头快速抖动,其上有一股无形的气浪环绕着。

“咔嚓!”

骨头碎裂之声传来,叶林的脸色一下子如同猪肝一般,嘴唇不停的抖动着,右手耸拉着,冷汗从额头之上不停的落下。

见这一拳居然将叶林的右臂打折,叶鸿有些吃惊,虽说他心中有些猜想,昨夜在梦中练习了波动拳应该是真实的,可是当他亲眼所见时,还是有些恍惚。

“叶林,今天这只是开胃菜,若是你想挨揍的话以后可以随时过来找我。”

叶鸿定了定神,看向对面笑呵呵的说道。

“你,你等着,等我哥回来,让他收拾你。”

叶林指着叶鸿,略带哭腔的说道。

叶林口中的大哥名为叶鹏,也是他作威作福的靠山,在叶家后辈之中年龄最大同时修为也是最高之人,年仅十六岁已经到达淬体第六层境界,距离下一层也只差一步之遥,在整个安远镇年轻一代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叶鹏吗?”

叶鸿小声嘀咕了一句,随后也不再看那狼狈的叶林,转身离去。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3.叶鹏 - https://yimouleng.com/2017/11/10/3-%e5%8f%b6%e9%b9%8f/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