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真舒服。”

一间空旷的房屋当中,叶鸿躺在一个大的木盆之中,一脸的陶醉。盆中的水面上飘荡着数种不知名的药草,白蒙蒙的水气升腾而起,药香弥漫在整个房间,让人的精神都不由得爽朗起来。

叶鸿眯着眼,原本疲倦的身体此时早已充满了力量,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来,不停地吸收着药力,温热的水滋养着略感酸痛的肌肉,那感觉甚是畅快。

这一盆药浴看起来极为普通,却并不是常人所能享受起的,虽然在水里面漂浮着的药草看似普通可也接近两斤灵谷的价格,寻常人家根本消费不起,即便是叶家这等大的家族寻常也只会让族里的后辈们三日泡一次。

所谓灵谷,即拥有灵气的稻谷,与普通的谷物比起来,灵谷能够提升人的体制,特别是对于修炼之人来说,灵谷更是必不可少之物。但是,灵谷的生长环境极为苛刻,只有在灵田之中才能够生长,因此,拥有灵田能够种植灵谷的人在安远镇都是地位极高之人。

叶鸿的祖父叶重曾经是安远镇第一家族赵家的灵农,他在赵家效劳多年,又经过了数十年的打拼,这才在安远镇扎下根,拥有了自己的家族,自己的灵田。

所谓灵农,即种植灵谷的民农,通常是拥有一定修为的人才可担得,因为修炼之人相较普通人来说力量上面要强横不少,能够担负起在灵田上种植灵谷那种繁重的任务。

“唉,我的运气也真够背的,下个雨还能被雷给劈了。”

叶鸿摇晃着小脑袋自嘲的笑道,只是那笑容里多少有着些许无奈,做为叶家三代弟子中修为最低的一个,估计这次被雷给劈了也会成为家族中的笑柄吧。

叶鸿猛地坐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剧烈的动作将盆中的水都激荡了出来,落到了地面上,心里暗自嘀咕着:明日父亲会教我些什么呢?

翌日,叶鸿像往常一样早早的起床,只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跑去修炼,而是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房屋门口闭着眼等待着。

“吱呀”一声,对面的房门打开,叶鸿睁开眼站起身快步走了上去。

“爹。”

“这么早啊,看来我这个父亲以后还得向你学习了。”

叶云志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

听了父亲的话,叶鸿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随后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爹,咱们走吧。”

“好,走。”

从大院出来后,父子二人并未到昨日叶鸿所修炼的那块田地去,虽说那是叶家的田地,属于自家地方,可是人多眼杂,叶云志总归是觉得有些不踏实,于是便带着叶鸿出了大院来到了一片幽静的树林。

晴朗的天空,茂密的树林,舒缓的微风,不时的还有着鸟鸣之声传来,虽说叶鸿稚气已脱,可是在这种环境下心中也不免荡漾起了丝丝涟漪。

“好了,就在这吧,鸿儿,为父今日教你一套武技,虽说是凡级一品,可是对于你来说也足够修炼的了。”叶云志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朗声说道。

“啊,武技,武技?”

原本还陈恋在周围环境中的叶鸿,在听到了父亲的话后,眼睛霍然间绽放起了光芒。武技,那可是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后才能掌握的,对于他来说更是梦寐以求的东西,他赶忙催促道:“爹,什么武技啊,快教我吧。”

叶云志看着儿子,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已经触动了叶鸿的心,他伸出右手,紧握成拳,笑着对叶鸿说道:“来,尽全力来攻击我。”

叶鸿有些疑惑的看了父亲一眼,随后他深呼吸一声,半蹲着身躯,将浑身的力量提于右手之上,然后一拳轰出。

“砰”的一声,叶鸿整个人擦着地面抛飞了出去,落到了不远处的地面上,“嘶”,他揉着自己的屁股,剧烈疼痛之感让他牙关紧咬,浑身直打哆嗦。

“爹,这是……”过了好一会,叶鸿站起了身,只不过屁股上那火辣辣的感觉依然存在,可是强烈的好奇心却将之压下,他走到叶云志身前一脸不解的问道。

“这就是我今日要教给你的武技,波动拳。”叶云志说着,将右手平举,快速向前一推,只听得一阵骨骼之声响起,周遭的的空间似乎都被震荡开来,随后他将手臂放下看向叶鸿,道:“怎么样,看明白了吗?”

叶鸿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虽然见到后者的动作比较简单,可是又隐隐觉得似乎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他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差不多吧。”

“所谓波动拳,是依靠着快速出拳带起波动攻击敌人,此招的要领在于快,出拳要快,收拳也要快,只有这样波动才大,威力也会变得惊人,当波动达到三重之时便算作是将之练成了。”叶云志边说着,双手握拳不停的出拳、收拳,随着他拳头的快速挥动和收拢,刺耳的摩擦之声大起,连周遭的一些落叶也随之飞舞了起来。

叶鸿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眼珠滴溜溜的转动间将这一套看似简单的动作记了下来,他学着父亲的动作也开始挥舞起手臂,一拳一拳的打了起来。

“爹,是这样吧。”叶鸿一边出拳,一边开口询问起来,只不过相较于叶云志,他的动作却显得有些生疏,或者说是不自然。

叶云志没有理会叶鸿,他走到后者身前深伸出脚踢了过去。

“啪。”

叶鸿没有丝毫的防备,一下子跌倒在了地上,原本有些缓和的屁股,经这么一下,霎时又疼了起来。

“爹,您干嘛呀。”叶鸿揉着屁股一脸不解的看向叶云志嘟囔着。

“波动拳是将全身之力置于双拳之上,因此,下盘必须要稳住,否则,敌人若是攻来,一脚便破了你的招数,到时候你就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叶云志不满的看着叶鸿,严肃的说道。

叶鸿没有吭声,父亲自小对他就非常的严格,每当犯错之时总会严厉的批评他,这就导致在叶云志面前,他始终都有些胆颤,虽然他平时修炼刻苦是希望能够得到夸奖,可是,大多数时候来说,他不被骂就是好的了。

“你自己先练一练,我在这看着你。”叶云志将儿子拉了起来,然后走到一旁的大树旁坐了下去。

叶鸿见父亲坐在一旁看着他,将一切杂念抛去,半蹲着身,开始一拳一拳的练了起来。

山间的空地之上,一道消瘦的身形双拳不断的挥动着,汗水飞洒间,他的衣衫早已湿透,嘴唇干裂,可是眼神却是十分的坚定,还有些稚嫩的脸庞上已是透漏出一股英气。

一上午的时间悄然而逝,叶鸿不知疲倦的挥舞着拳头,虽说招数简单,但正因为如此才需要他不断的练习,将其熟练的掌握。

“好了,先练到这里吧,回去吃个饭,下午再来。”

这时,叶云志站起身走到跟前,他打量着满是汗水的叶鸿,不禁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是,爹。”

午饭过后,父子二人再次走向镇子外的小山。此时,烈日当空,燥热的天气让人的情绪都变得有些急躁,叶鸿看向身旁的父亲有些小心的说道:“爹,这个波动拳我怎么感觉和平时的一些基础招数没有什么区别啊。”

叶云志听了儿子的话先是一愣,他沉吟了片刻解释道:“所谓武技,本来就是在基础招数上改编而来的,不过,这到也不是绝对,据说那灵级武技则是异常复杂,需要调动天地灵力才可施展,到了那一步已经不是寻常招数所能比拟的了,而且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掌握得了的。”

“哦?那咱们叶家呢,有没有灵级武技呢?”

叶鸿一脸兴奋的问道。

“灵级武学别说咱们叶家了,就是整个安远镇也没有人能够拥有,若是在镇内有谁拥有一部灵武学,那对于他来说不是幸事,而是灾难了。”叶云志发出了一声感慨。

“灾难,为什么呀?”叶鸿不解的问到。

“这么简单的到底都不懂吗,匹夫无罪,怀璧有罪。”

“哦,是这样啊。”

林间的空地之上,叶鸿挥舞着拳头,叶云志则站在一旁不停的说着什么,时不时的也伸出拳做着动作,纠正儿子的错误。

父子二人一教,一学,叶鸿在父亲的指点之下,从一开始的依靠着蛮力出拳,到后来熟练的运用力量,并稳住了下盘身形,虽说动作依旧显得不太自然,但那挥舞拳头时的架势倒是和叶云志有了几分相似之处。

“来,鸿儿,这次再朝我打一拳。”天色逐渐黯淡下来,叶云志抬头看了一眼,对着身旁的叶鸿吩咐道。

叶鸿听完后,扭了扭右手,眼睛微眯,来回收放两次拳头,双脚向下一用力,一拳打了出去。

“咚。”

双拳相撞,一股无形的波动回荡在身体周围,叶鸿的身形倒退了数步才停下,手掌之上一股热辣感觉传来,手掌的指骨节处红彤彤一片。

“好。”叶云志点头称赞道:“这波动拳算是入了门了,以后要勤加练习,记住,武技这东西,熟能生巧。”

“知道了,爹。”叶鸿咧开嘴笑着,他终于掌握了一门武技,虽说只是凡级一品,虽然只是入门,但,这毕竟是个好的开始。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2.武技 - https://yimouleng.com/2017/10/03/2-%e6%ad%a6%e6%8a%80/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