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灰暗,一个略显狭小的房屋之中,木制的旧床上,一个少年郎正躺在上面,眼睛紧闭,汗水浸透了衣衫,身躯不停的晃动着,下方的木床不时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啊。”

少年猛然间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只是脑中却有眩晕之感传来,让他一阵恍惚。

“这是,哪……”

少年打量着周围,半晌后方才记起这里是自己的房间。

“鸿儿。”

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位三旬左右的妇人快步走到床前一把将少年抱在了怀里。

“娘。”

少年见到妇人一脸憨笑的喊道。

少年名叫叶鸿,今年十三岁,本是安远镇叶家第三代家族子弟,两天前的一个黑夜里,冒着雨出去练功,哪曾想天空之上一道惊雷炸响,之后,他便不省人事了。

“鸿儿,你这次可吓死娘了,下次下雨的时候不要再出去练功了,知道了吗?”

妇人一脸责怪的说道,不过眼神当中却蕴含着浓浓的关切,她是叶鸿的母亲,陈芳。

“知道了,娘。”

“好了,你在好好休息休息吧,娘去给你弄点儿吃的。”

少年平躺在床上,愣愣的看着房梁陷入了沉思。

脑中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叶鸿蜷缩着身子双手抱头,不停的颤抖着。

“呼,呼……”

叶鸿的口中不停的喘着粗气,茫然间感觉到脑中如同有一团烈火般,不停地刺激着他的神经。

突然,脑中一道强烈的光芒亮起,那灼热之感让他原本清醒的头脑顿时变得模糊起来。

“啊……”

撕心裂肺的吼叫在屋内回荡,咚的一声,少年瘫在床上昏厥了过去。

“鸿儿,鸿儿?”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耳边传来熟悉的呼喊声。

“娘。”

叶鸿呢喃了一声。

“鸿儿,你没事吧。”

此时的陈芳脸上布满了泪痕,原本还算俏丽的脸庞之上早已是苍白一片。

“我没事,娘。”

叶鸿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挤出了一丝笑容。

“你这孩子,吓死娘了,来,娘给你做了碗面,快,趁热吃了。”

陈芳说着走到一旁从桌上端起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走到床前递给了叶鸿。

“嗯。”

叶鸿结果碗筷,二话不说的就狼吐虎咽的吃了起来,一旁的妇人见此脸上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叶鸿吃着面,看着母亲慈祥的脸庞,心中一道暖意流过,忽然,他似是想起了什么,将碗放下开口说道:“娘,爹去哪里了?”

“你爹去镇里头给你找郎中去了。”

陈芳怔了一下,道。

“哦。”

听到了自己的母亲这么一说,他的心里也升腾起了一丝感动,虽然平时父亲对自己比较严厉,可是当自己出事时父亲还是非常关心自己的。

母子二人正闲聊着,突然传来了阵阵敲门声。

“来了。”

听到了敲门声,原本坐在床边的陈芳连忙站起身快步走到了门口。

“吱呀。”

房门打开,紧接着两道身影走了进来,其中一人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样子,腰间挎着一个箱子,一副郎中的打扮,另外一人约莫四旬上下,面容消瘦,可是眼神却是犀利异常,看起来十分冷峻,这正是叶鸿的父亲,叶云志。

“爹。”

见到来人,叶鸿一下子变得乖巧起来,他站起身子,低着头小声的叫道。

“嗯,醒了,快些上床歇着。”

叶云志见到儿子醒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不过转瞬间便恢复了平时的冷淡,他转过头语气异常客气的说道:“张大夫,麻烦您给犬子看一看吧。”

那个郎中闻言点了点头,然后漫步走到床边将药箱放下对叶鸿说道:“把手伸出来。”

叶鸿乖巧的伸出手,郎中一把抓住,然后拇指按在脉搏处开始仔细的诊治起来。

半晌,郎中站起身,偏头对着门口处的夫妇二人道:“令郎没什么大碍了,只是有些虚弱,想来是在里雨天受了寒,这样吧,一会我给他开一副药驱驱寒便可。”

“那就多谢张大夫了。”

叶云志和陈芳闻言都松了口气,随后夫妻二人客气的将郎中送走,回了房间。

房屋内,叶云志站在窗前,一脸淡漠的看着正在喝药的叶鸿,待儿子喝完了药,他略带怒气的说道:“平时不认真的修炼,下大雨偏要往外跑,这次是你好运,要是下一次你再……”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陈芳赶忙插口劝道:“儿子这是知道努力,你不夸他还要骂他,那你让说说看,该让孩子怎么做。”

叶云志闻言,沉默不语。

其实,这倒也怪不得别人,叶家虽为安远镇三大家族之一,可是无论是底蕴亦或是实力都是在三家之中排在末尾,特别是叶家的人丁并不兴旺,作为刚刚崛起的一个家族,家族的人口不足其他两大家族的一半,因此,对于每一位叶家子弟来说,提高自己的实力,早日为家族做出贡献,成为了他们生活的唯一目标。

叶鸿虽说是三代子弟当中最小的一个,可十三岁还处在淬体第三层境界,因为这,他在同辈当中始终抬不起头来,就连叶云志有时也在叹息,为什么自己的儿子修炼速度比家族的其他孩子要慢不少呢。

所谓淬体,简单来说就是修炼身体,让得自己的身体逐渐的强化,等到身体强横到一定程度之时方可融入天地间的元气,能够运用灵力,待到那时方才算是成为一名真正的修炼者。

淬体是修炼之中的入门,在这一阶段之中,修炼之人要不断的逼迫自己超越身体的极限,可是,同样的若是在超越极限的同时没有对身体加以调养,那么到了后来便会遗留下一些后遗症,这对于以后的修炼来说是极为致命的。因此,在淬体修炼的前期修炼之人往往要花费不菲的钱财来购买一些药物来滋补身子,可是这些东西都是极为的昂贵,一般的家庭根本承受不起,也只有大家族的子弟才能消费的起。

淬体境界共分为九层,前三层是强化身体素质,而四层之后则是炼骨,将自身的筋骨进行锤炼,到了第七层则是对内脏的强化,这一步就是为下一个境界融灵做着准备,因此,这一步也是淬体中最为关键的一步,否则稍有不适,在融合天地灵力时就会被那强悍的灵力所伤。

……

叶鸿听了父亲的话,默然不语,只是他的双手死死的抓着被单,手背之上有着道道青筋突起,紧握着拳不停的抖动着。

“算了,好好休息吧。”

见到叶鸿的样子,叶云志的心中也不觉有些难受,他拍了拍叶鸿的肩膀,站起了身走了出去。

“鸿儿,别怪你爹,他这人骄傲惯了,你别理他,修炼上的事儿量力而行,知道吗?”

陈芳轻抚着叶鸿的后背柔声道。

“知道了,娘。”

“那你好好休息吧,这两天先别忙着修炼了。”

陈芳的话说完也朝着屋外走去。

叶鸿抬起头望着那略显黯淡的灯火,心中暗自下了决心:一定,一定要好好修炼,让自己的父亲刮目相看。

清晨,天蒙蒙亮起,空气之中还带着一丝湿润,在叶家大院不远处的一片空旷的田地里,正有一个瘦小的身影正挥舞着拳头,嘴里不停的大喝着。随着时间的流逝,衣衫已被浸湿,紧贴在身上,汗水滴入了眼眶之中,带起一股热辣的感觉,他咬着牙坚持着,激烈的喘息声清晰可闻,他不断的激励着自己,突破就在下一刻。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

这个身影自然便是叶鸿,此时的他,手臂以及脚腕处,挂着几个袋子,里面装满了沙土,这是专门用来增强身体负重的。

越是接近极限,越不能放松,这是严厉的父亲自幼告诉过他的,修炼一途没有捷径可走,唯有勤奋,挥洒汗水才是唯一的途径,即使生在一个比较富贵的家庭当中,即使他的父亲是镇子里有名的强者之一,他也从未松懈过。

小半天的功夫过后,叶鸿停止了修炼,盘膝坐在地上,闭目养神,而在他周身几步内的泥土早已湿润,被汗水所滴灌。

“呼。”

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后,方才睁开眼,他打量着自己的双手,感觉到双手之上传来的的阵阵酥麻之感,不由得笑了起来。

“咳咳。”

突然,一阵轻咳声传来,叶鸿一个激灵,连忙站起身。

“爹……”

看向不远处的来人,叶鸿先是一愣,片刻之后连忙说道。

“嗯,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吧。”

叶云志走了过来轻声问道。

“没,没事了。”

“没事就好,看你修炼还这么认真,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了,不过,最好还是量力而行。”

叶云志语气稍显的严肃,他看向叶鸿,眼中闪过一丝关怀。

“知道了,爹。”

叶鸿点头应道,随后便打算离去。

“你回去泡一泡药浴,明日我来指点你修炼。”

叶云志忽然说道。

“啊?”

叶鸿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说,毕竟从小到大父亲指导自己修行的次数屈指可数。

“怎么,为父指导你,你还不乐意?”见到叶鸿的表情,叶云志不由得有些恼火。

“没,没有,爹你指导我修行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敢不乐意,不过,爹,您明天没事吗?”

“哼,你爷爷听说你出事了之后,特意吩咐让我好好照看你,指点一下你的修行。”

叶云志没好气的道。

“哦,那爹我回去泡药浴去了。”

话音落下,叶鸿转身一溜烟儿的跑开了。

本博客所有内容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

转载文章请注明:1.鸿儿 - https://yimouleng.com/2017/10/03/1-%e9%b8%bf%e5%84%bf/

分类: 《鸿儿》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1 个评论

陌陌 · 2017年11月10日 - 下午8:08

不错不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