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寂静的有些可怕,皎洁的月亮努力投射着月光,可依旧只能有一丝淡淡的光芒穿过天空中那厚厚的乌云,洒向地面,漆黑的夜刹那间闪过耀眼的光芒,紧接着从天边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响雷,“轰隆隆”,片刻,天空中便坠下倾盆大雨。
  一片茂密的山林,被这肆意的暴雨浇打着,一棵棵苍天大树在这雨中愈加的显得挺拔,然而在这片山林中其中一棵树下,竟躺着一位看起来毫无生机的少年。
  那少年脸朝下,整个身子伏贴着地面,头发凌乱的挡住了面孔,身上的长衫也已经破烂不堪,到处都有被刮破的缺口,双腿处一片殷红,地面与双腿不知是让雨浇淋的还是伤口流出来的,一大片地方都被这鲜血的颜色染得触目惊心,血与水混合着反射出一丝微弱的月光,显得格外妖异。
  大雨穿过层层树叶中的间隙,无情的滴落在他的身上,他毫无知觉,雨愈下愈大,伴随着一声声的响雷,像是宣告着对这个世界的统治。
  不知过了多久,那少年发出了一丝微不可闻的呻吟,接着便苏醒了过来。
  “噢….我死了吗?这是哪里?”那少年翻动了一下早已被雨水湿透了的身体。
  他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原本便漆黑如墨的深夜加上雨水不停地浇打他的眼睑,使他只能模糊的看到身边的几棵大树。
  少年用手撑着地面,想要起身,却感到一丝力气都用不上,稍一用力便有一阵眩晕的感觉左腿处骤然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迫使他又一声呻吟,随即晕了过去。
  雨还在下着,刚刚的一幕仿佛从未发生过……
  ……
  清晨,阳光破开了乌云,温暖着大地,经过暴雨一夜的洗礼,各处更是显得充满生机,清新的空气里也充满湿润的气息。
  “额.”一声嘤咛后,古轩悠悠转醒了过来,头脑还有一丝疼痛,似乎记起了什么,猛地抬头看向了四种,除了周围有一棵棵繁茂的大树外,稍远点距离便雾霭弥漫,看不清任何景物。
  “这是哪里,我没死吗?不可能啊。”古轩头脑隐隐作痛,

努力的回想着那夜发生的事,可却什么都回忆不想来,仿佛什么都未发生过。随即又看向四周,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哪里?”古轩喃喃的道。

  他抬起手臂,竟发现自己的手臂除了略显苍白没有一丝烧伤的痕迹,可仔细观察后,古轩吃惊的发现,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手,自己的手很宽大,因父母双亡从小便经常干活还长着一些老茧,这双手明显小了很多,而且有些纤细,古轩诧异的看着自己的手臂,心想自己被火烧了,按照热胀冷缩原理,自己也该是胖啊,这咋还缩小了呢?
  待准备站起来,腿一用力,古轩倒吸了一口凉气,“好痛!”左腿的小腿处痛得厉害,记得昨晚自己便醒了过来,就是因为这股巨痛使自己再次昏过去的。
  古轩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腿,却发现自己穿的衣服竟是一席丝绸长衫,虽然多处划破和染上了污泥,可仍然能看出来这丝绸还是一种上等丝绸,再一次让古轩吃惊的是,自己这幅身子比原来小了很多,也就一米五六左右,可原来自己是一米八的身高啊,就算是缩水也不可能这么严重吧。
  古轩古怪的看着自己的身子,尽管无奈,不过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腿上传来的巨痛时刻在告诉自己这并非是作梦。
  古轩扶住旁边的一棵树,依靠着树用右腿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他撩开挡住左腿的裤腿,想小腿看去,不禁吓了一跳,小腿处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足有半尺长,从伤口处能看见有一处腿骨已经出现裂痕,显然已经断裂,怪不得如此的疼痛,这条伤口不尽快治愈,自己早晚还是会没命,就算治好了,这条腿想来也应该算是废了,古轩撇了撇嘴,露出了一丝苦笑。
  抬头看一眼天空,头顶上也是白茫茫的一片,布满了雾气,看不清阳光,让古轩想用太阳辨别一下方向的想法落空了,看来只能乱走了。
  古轩吃力的向着一个方向挪动着身子,腿上的巨痛令他几次都差点跌倒,好不容易走到了另一棵树下,靠着树干“呼呼”喘着粗气,头上早已经布满了汗珠,正欲下滴。
  古轩知道现在自己乏力的很,又渴又饿,体内并没有多少体力能支持自己独立前行,必须找一个拐杖来支持自己,他扫视了一眼四周,发现不远处正有几条断裂的树枝,心中一喜,用没有伤的右腿一蹦一蹦的跳了过去。
  山上的树都很高大茂盛,就算断了的树枝也很粗大,拿起那几条树枝,从中挑一个比较直的,将上面的小枝杈掰了下去,勉强还能当拐杖用。
  有了这根树枝,古轩走路不用像刚才那般费劲,杵着拐杖,向着白雾深处走去,没有方向,也只能看运气了,不过古轩一直认为自己的运气实在不怎么好。
  走了许久,他有些崩溃了,这里除了树就是雾,甚至连一只动物都没见到,偶尔倒是能听见几声鸟鸣,不过那有些飘渺的叫声,想必离这里也是很远。
  目光茫然的扫视着周围,古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既然得了新生,难道又要离去吗?
  停止了前行,腿上的疼痛感觉更加的剧烈了,豆大的汗滴从额头上坠落,两眼也逐渐模糊起来,古轩知道自己随时会再次昏迷,这次昏迷可能便再也不会醒了,努力打起精神,注视着远方的白雾,希望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山林里比刚才亮了很多,应该是到了午时了吧,白雾笼罩的地方,也能多看清两三米的距离,白无瑕隐隐有白光闪烁,古轩看着那白光脑子里浑浑噩噩的,像是抓住了什么,而又飘然离去。
  白光!古轩没有焦距的眼神突然充满了神采,头脑也骤然清明了几分,在这大山里,除了水能反射白光,还有什么能够反射。一想到水,古轩仿佛恢复了几分力气,两忙杵起拐杖,一瘸一拐的向那里靠了过去。
  果然,入眼处是一潭三四丈宽的水池,睡眠平静的反射着穿过雾气而来的微弱阳光,潭水清澈透亮,而且不深,能清晰的看见潭水底的卵石,古轩竟然还发现潭水里有一条条手掌大的白鱼在游荡,并没有因他的到来而躲藏。
  古轩俯下身子,看见了倒映在潭水里自己的相貌,无奈的再次苦笑,果然不是原来的自己,水中的人,头发虽然凌乱,但还是能够看出来这张脸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清秀的脸庞还带着几分稚气,唯一还让自己欣慰的是,年龄虽小,但容貌却有着几分英俊之色。
  古轩正欲暴饮一番,手刚触及睡眠,便如触电般抽了回来,身体打了一个寒颤,“嘶,好冷的水。”这水至少在零下以外,入之甚寒,可睡眠竟然没有结冰,还真是奇怪,倒是水中的白鱼在水里悠然自得,丝毫不惧这水中的寒冷。
  古轩颓然的坐在潭边,饥渴迫使他不得不再次将手探进了水里,冰冷的感觉又一次让他打了个寒颤,不过水中的温度他还能够接受,捧起一弯水,大口的喝了起来,水顺着嗓子流下,一股凉气瞬间布满了全身,如同穿着短衫进入了腊月寒冬。

 

 


丶伊眸冷

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不是机器人*